青烟出岫

汉服/遇见逆水寒/刀剑乱舞/王者荣耀/书法/仓木麻衣/全职高手/盗墓笔记

【遇见逆水寒】方应看×你《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》

刀子预警

有严重私设

大家叫旅妹植儿

考着试突然来的脑洞

语言比较生硬抱歉

看文时建议听《知否知否》

此文较长分四五篇吧……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个脑洞很大的故事

这篇发完下篇大概在寒假啦(其实我很想像非天那样全文存稿)

谢谢你的阅读并读到最后♡


上《死当长相思》


     从铁血大牢回来后,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轨。虽然还没过门儿,神通侯府上下都已叫你夫人,都知道你是自家侯爷的心尖尖儿,累不得伤不得气不得委屈不得,你也渐渐不再推辞,和丫头们说话都得加上句本夫人,语气真的和方侯爷像极了。


     方侯爷呢,每天四更起来练枪,练完枪把你从被窝里叫起来,你有时候赖床不愿起,方侯爷直接一套“简单粗暴”叫你不得不起床,起来就罢了,你还硬缠着自家官人给自己梳头,发髻一天一个模样,什么垂云髻倭堕髻,方侯爷硬生生练出了一手好发艺。


     一切好像都风平浪静,师兄时不时给你寄信告诉你他去了哪里看到了什么,燕无归和阿呜经常来庄园看你,月牙儿出去办案回来会给你带些小玩意儿。咱的方侯爷,虽然是个毒舌的人,但是你的一切都不用担心,他已为你一一安排好。


     你真的想,让时间慢一些。


     也许只是想象。


     早上你送走侯爷后,心想摘几朵花插在瓶里,你一手拿着花一手抚弄花瓶,可是一阵突然的晕眩袭来,你扶着桌子定了定,身上却渐渐没有了力气,鼻尖一股腥甜流至你的嘴边……是血!


     你无力地坐在旁边的圆椅上,拿出手帕堵住鼻子,眼皮越来越重,你心里慢慢害怕了起来,你想起了现代的“白血病”,身体开始发抖,头上不断有冷汗渗出,想张嘴喊人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,你把桌上的花瓶拂到地上,门外的丫鬟闻声推门进来,

     “夫人出什么事了?夫人?”丫鬟看着瘫在椅子上的你和手帕上的血迹,

    “不妨事……割破的……你…快去神侯府把无情捕头叫来,快……!”你说话有气无力地,喉咙也有阵阵腥甜,好像要涌上来,

    “这……侯爷那边怎么……”

    “我自会解释,你快去……让无情捕头用轻功来……快…!”

    “是……”

    丫鬟走后,又是一阵天旋地转,竟渐渐耳鸣了起来,依稀听到了轱辘轧过地面声音,好像还有脚步声,推门声近在咫尺,你喃喃了一句“月牙儿”,便一头栽下,不省人事。


     再醒来时,身上一阵酸痛,挣扎坐起环顾四周,却也不是侯府房间的装潢, 定睛一看好似是神侯府,是月牙儿的房间。

屋里有熟悉的梅花香,但这个味道你已经很久没有闻到,取而代之的是方应看身上的龙涎香,被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包围,你不禁深吸一口气,却发现鼻子不通,反而被呛了一下,咳嗽了起来,门外一阵脚步 声,推开门,竟是师兄……

     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 “师妹!你……醒了!”师兄激动地跑过来,一把把你揽入怀里,你先是被吓了一跳,随后双手慢慢覆到师兄背上,

     “怎么了呀,我这不是醒了吗。”

     “你还说呢,你知不知道我和无情在神侯府听到你的丫鬟叫无情用轻功过去,我就知道出事了,你倒在地上,鼻子嘴里都是血!你知不知道我和无情要被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就突然头晕,然后流了鼻血……”

     “赖神医正好有事在汴京,所以马上就来,让他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现在几时了?”你放开师兄看了看窗外,发现天早已黑了,

     “已经酉时了,我告诉侯府说三清山有急事要你即刻动身,几天后回来,方侯爷想来不会多疑。”师兄显然是看出了你的忧虑,说道,

     “不要告诉他我的事。”说着,又是推门声,进来的是无情和赖药儿。

     “月牙儿,赖伯伯。”

     “植儿,让我给你把把脉。”赖药儿点点头,伸出手,你也点点头伸出了手,

     “没大事,我开个方子调一调,就无大碍了。问舟,你且来和我抓药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赖伯伯。”

     赖药儿和师兄走出了房间,只有无情还在那里,注视着你。

     “月牙儿……?”你不解的看着他,随即又想这是他的房间,“是不是我占着你的床了,我我我……”

     “植儿。”无情突然打断了你,“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 你懵了。

     “我……我也很想你啊月牙儿。”

     “你早些休息。”月牙儿帮你撩了撩碎发,忽然吹灭了蜡烛,

     你躺在床上听到掩上门的声音,翻了身嘟囔“今晚上月牙儿怎么那么怪?”

     关上门的无情松了口气,他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,他知道,这次晕倒不是赖药儿说的那么轻巧。


     “赖神医,植儿她……”无情推着轮椅到了站不远处的赖药儿和叶问舟,问赖药儿,

     “如今植儿已有七窍流血之症,毒蛊应该被压制了一次,但是这次,它在蚕食植儿的心肺。”赖药儿叹了口气,

     “那师妹岂不是……???”叶问舟踉跄了一下

     “我实在无力再控制那毒蛊,我只能尽力保护植儿的心肺。”

     “所以植儿……”无情说,

     “我拼尽一身医术,至多三个月。”


TBC


评论(7)

热度(64)